CHNJET喷气俱乐部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21|回复: 15

“底板行动”:赫尔曼·戈林在1945年新年的最后一搏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20-1-23 09:00:0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社区。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立即注册

x
作者:凯利·贝尔(Kelly Bell)
翻译:李昭辉
原文刊载于2008年10/11月刊的美国《大战中的世界》(World at War)杂志
来自空军之翼

  译者注:本文原文刊载于2008年10/11月刊的美国《大战中的世界》(World at War)杂志上,原作者是凯利·贝尔(Kelly Bell)。译文所配图片有改动。
  1945年1月1日,英国皇家空军第142联队下属的中队指挥官狄金森(G.  Dickinson)早早地就起床了,并以此来迎接新年的到来。他的中队驻扎在比利时沿海的一座名为“诺克-德祖特”(Knocke-de  Zoute)的机场里。在这个寒冷的早晨,站在机场俱乐部平坦的屋顶上,他听到了一阵发动机的噪声。他起初以为是一队从英国飞来的、隶属于皇家空军的“喷火”式战斗机,这些飞机正在前去扫射位于内陆更深远的地方的德军V-1和V-2导弹发射阵地的途中,在此降落加油。然而,一阵猛烈的机关枪和航炮的开火声让狄金森从沉思中惊醒了过来。
001.jpg
“底板行动”中迫降在布鲁塞尔附近Fw 190D9战斗机
  蜂拥而至的是纳粹德国空军的梅塞施密特Me 109战斗机和福克·沃尔夫Fw  190战斗机,这些不速之客掠过了狄金森所在机场的空域,扫射了出现在他们面前的所有目标。狄金森从屋顶上跳下,冲进俱乐部中抓起电话,叫通了值班军官。听到狄金森声嘶力竭的报告后,对方却不紧不慢地回答说:“今天是1月1号,老兄,不是4月1号。”片刻之后,这位值班军官突然大喊:“我的天呐!”电话听筒顿时陷入了一片死寂之中。
  短短几分钟之内,诺克-德祖特机场就变成了一片废墟,然而这个悲惨的早晨才刚刚开始:西方盟国即将遭受他们自“突出部战役”发起以来的第二次猛烈冲击——这一次德军的打击是从天上来的。德军利用晴朗的天气对盟军发动了大规模空袭,这将是纳粹德国空军的最后一次攻势,行动代号“底板”(Unternehmen  Bodenplatte)。

楼主热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07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空上的“阿登反击战”
  1944年的夏秋两季,盟军冲出了诺曼底,一路打过了法国,在前往莱茵河的进军中击败了德国国防军。然而,在纳粹德国的边境地区,由于补给短缺和德军在许特根、赖斯瓦尔德和阿登地区的顽强抵抗,盟军停止了推进。尽管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已经取得了法国上空的制空权,但纳粹德国的空军部队却能够撤退到前线后方足够远的安全距离上。在那儿,德国空军吸纳了来自本土的新的人员和武器装备——当时 纳粹德国的军备部长阿尔伯特·斯佩尔把德国不断缩小的工业区的产能利用到了极限,以保持德国制造业的生产力。事实上,在1944年后期,德国工业界生产了创纪录数量的飞机,并将受损的飞机修复后重新投入使用。新型号也出现在了德军的装备序列之中,如Me  262喷气式战斗机和Ar 234喷气式轰炸机。
002.jpg
纳粹德国空军的Me 262喷气式战斗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08 | 显示全部楼层
  1944年9月16日,阿道夫·希特勒命令德国空军上将维尔纳·克赖佩(Werner  Kreipe)为发起新的空中攻势作好准备。这场攻势将与计划中的“守望莱茵”进攻作战协同展开,后者即后来以“突出部战役”而闻名的阿登地面攻势。希特勒认为,大规模的进攻可以粉碎西方盟军的战线,并让德国重新获得战争的主动权。
  1944年10月21日,克赖佩上将命令7个战斗机联队和1个轰炸机联队开始从整个纳粹德国的各处机场向西线转移。11月14日,德国空军的最高统帅、帝国元帅赫尔曼·戈林发布了以下五条指令,概述了用于发起攻击的部队及其目标:
  (1)由下辖3个战斗师(德语:Jagddivision,相当于“战斗机师”)的第2战斗军(德语:Jagdkorps,相当于“战斗机军”)对西线前线附近机场上的盟军战斗轰炸机发起空袭(译者注:这里的“第2战斗军”不要与“第2航空军”相混淆,前者是单独成立的一个单位,后者则是二战德国空军12个航空军中的一个)。
  (2)第2战斗军将提供战斗机用于掩护陆军,以使后者在阿登攻势期间能够自由行动。
  (3)当德军的装甲矛头按照计划穿越默兹(Meuse)河期间,主要由第4对地攻击联队协同展开作战,德军装甲矛头的最终目标是港口城市安特卫普。
  (4)第3航空师将使用其喷气式轰炸机和夜间攻击部队攻击敌人的机场。
  (5)装备容克斯Ju 88飞机的第2夜间战斗机联队也将作为夜间攻击部队使用。
  德军直到战争很晚时才怀疑,盟军有可能破译了他们的密码,因此在将飞机和飞行员向西线战线后方集结时,纳粹最高统帅部对整个项目进行了完全的保密。事实上,直到12月20日,即“突出部战役”开始四天后,盟军的密码专家才截获并破译了德军的无线电通信,这可能为他们提供了一条线索,表明德军即将开展一次大规模的空中进攻。这条无线电情报来自第3战斗师,并确定了用于执行“特殊任务”的紧急降落地点。不过,盟军的情报人员却误解了这份情报,他们以为指的是用于支援已经在阿登地区发起的地面攻势的空中设施。
003.jpg
希特勒正在和手下的将领们探讨作战计划
  到1944年12月的最后几天,盟军的反击基本上已经阻止了德军地面部队在盟军战线上制造的“突出部”的进一步扩大。希特勒自负的最后攻势已经开始显露败相,但纳粹仍然坚信他们有最后的机会赢得胜利——在天上。当双方都在等待天气放晴以开展大规模的空中作战时,戈林为这场迫在眉睫的空袭赋予了新的代号“底板行动”,这场空袭最初被指定的代号为“重击行动”(Operation  Big Blow)。“底板行动”预定将于1945年1月1日发起。
  希特勒在1945年的元旦广播中发表了讲话,他说:“全世界必须知道,这个国家永远不会屈服。德国将像只不死鸟一样,从它化为废墟的城市中崛起,并将被视为20世纪的奇迹而载入史册。”诚然, 纳粹德国距离其灭亡只有不到6个月的时间了,但此时它仍然具有强悍的战斗力。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09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军空军来袭
当“元首”沉迷于他的演说时,德国空军正忙于准备另一场战斗。德军的第1战斗机联队下辖3个大队,在1944年夏季的诺曼底战役期间,该联队是保卫德国“大西洋壁垒”的纳粹空军特别部队的一部分,不过该联队已被美国陆军航空队和英国皇家空军消灭。第1战斗机联队被撤回德国国内进行了重新装备,并接受了新的飞行员,到1944年12月时已经恢复了实力。在1944年的最后一天,指挥部位于荷兰特温特(Twenthe)郊外的第1战斗机联队接收了更多的新型Me  109战斗机。晚饭后,指挥官命令他们手下的士兵立即上床睡觉,而且不准喝酒,这预示着肯定会有大事发生。
  德军飞行员在凌晨5点被叫醒。上级告知他们的目标是位于马尔德海姆(Maldegem)和乌瑟尔(Ursel)的盟军机场,并仔细向他们简要介绍了该如何进行攻击。接受完命令后,机组人员登上飞机,于上午8点12分开始起飞。跟在一架担任领航任务的容克斯Ju  88双发轰炸机之后,德军飞机编队在寒冷的冬季天空中向西方飞去。担任领航任务的这架Ju  88是至关重要的,因为许多飞行员没有经验,需要将他们引导至目标上空。不过,这远远不是此次行动中唯一的不足。
004.jpg
Ju 88轰炸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0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空军的规划人员对这次计划中空袭的相关信息进行了严格的保密。不幸的是,对德军来说,这次的保密工作做得太“严密”了。例如,没有人愿意通知德军防空部队关于这次任务的情况。当德军的飞机编队向目标飞去时,下方的高射炮炮手们不习惯在天空中看到大量自己人的飞机,而将其误认为是盟军的飞机并开火了。他们击落了3架Fw 190战斗机和1架Ju  88轰炸机。对一次旨在扭转空中局势的行动而言,这并不是一个好的开始。
  德军的第1战斗机联队大约在上午8点30分飞抵盟军机场上空,德军的飞机纷纷开始俯冲,同时他们的航炮也开火了。尽管在马尔德海姆上空遭到了几名波兰飞行员的意外反抗,而且他们还击落了2架Fw  190,但来袭的德机仍然将盟军的机场设施炸成了一片燃烧的废墟:部署在该地区的14架“喷火”中,只有3架在攻击中幸免于难。然后,3架Fw  190战斗机继续向乌瑟尔飞去,扫射了停放在该机场的全部飞机:1架美军的B-17“飞行堡垒”、2架英国皇家空军的阿芙罗“兰开斯特”轰炸机和1架德·哈维兰公司的“蚊”式战斗轰炸机。
  当德国空军第2战斗机联队下属第2大队的30多架Fw 190战斗机开始攻击位于圣丹尼斯(St.  Denis)镇郊外的机场时(该机场是英国皇家空军第131联队的驻地),第131联队的那些波兰飞行员正在执行一次轰炸任务。当德军的福克·沃尔夫战斗机摧毁地面上的建筑物和停放的飞机时,盟军飞行员正开始从任务中返航。在与这些来袭的入侵者交手之后,德军发现这些来自波兰的外籍飞行员与他们在“不列颠之战”时的表现一样致命。在这次空袭中,德军损失了29架战斗机以及许多不可替代的飞行员。尽管如此,同样是在这次交战中,同盟国方面也有54架飞机被摧毁在了地面上。在战场的其他地方,破坏还在蔓延。
005.jpg
“底板行动”中盟军被摧毁在地面上的战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1 | 显示全部楼层
  比利时圣特隆(St.  Trond)的机场当时驻扎着美国陆军航空队的第48战斗机大队和第404战斗机大队。这两个战斗机大队隶属于第9航空队,他们飞的是P-47“雷电”战斗机,靠近前线部署,最近一直忙于在阿登地区空袭德军。德国空军二级下士西奥·哈特曼(Theo  Hartmann)参加了对圣特隆的空袭,他后来对这次飞行任务描述如下:
  “1945年1月1日早上,我和我的同志们从尼达(Nidda)起飞,朝科布伦茨-亚琛(Koblenz-Aachen)的方向向西飞去。我们跟在Ju  88夜间战斗机的后方低空飞行。我仍然记得这一点,因为配备了天线的领航飞机看起来像头鹿一样。在沿着莱茵-美因走廊的整个飞行过程中,我们都受到了自己人的高射炮火的攻击。”
  不过,德军的防空火力并不是空袭编队面临的唯一问题。美军强大的地面防空炮兵也对飞近目标的德军飞机编队进行了猛烈射击,共击落了90架飞机。美军第352战斗机大队的P-51“野马”战斗机和第366战斗机大队的“雷电”战斗机从阿希(Asch)附近的一处机场起飞升空,他们的攻击给入侵者造成了进一步的损失,并瓦解了德军的进攻势头。美军的防空火力和战斗机拦截有效地阻止了德军对圣特隆的袭击,这是盟军对当天所有的空袭中最成功的一次反击。在倒霉的第2战斗机联队第1大队的飞行路线上,直到1992年还有德军飞机的残骸被发现。
006.jpg
美国陆军的防空机枪及其射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2 | 显示全部楼层
  然而,德军的下一轮空袭将弥补其在早期遭受的失败。盟军于1944年9月占领了埃因霍温(Eindhoven)的机场,第2战术航空队的加拿大部队正在使用该机场。部署在该机场的霍克“台风”式战斗机一直在为阿登地区的美军提供急需的对地支援。在“突出部战役”期间,加拿大空军对德军装甲纵队的空袭一再挽救了那些原本会被德军装甲部队碾压而过的盟军部队。
  1945年1月1日凌晨5点,临时部署在古特斯洛(Guntsloh)的德国空军第4战斗机联队第3大队的飞行员们起床了。早上7点,他们已经吃完早餐,齐格弗里德·穆勒(Siegfried  Muller)少尉正在向他们作简报。他们知道,自己的目标是位于埃因霍温的那座给德军制造了不小的麻烦的基地。穆勒没有给他们指定其他目标,他明确地表示,他们必须消灭位于埃因霍温的加拿大部队。德军飞行员于上午8点22分开始起飞,他们共有60架飞机升空向西飞去。
  德军编队在飞往目标的途中遭受了两例损失:防空炮火击落了一架飞机,汉斯-乌尔里希·荣格(Hans-Ulrich Jung)中尉驾驶的Me  109撞上了一条输电线。几分钟后,编队中其余的飞机飞到了埃因霍温上空。
  首批从机场上空掠过的德军飞机立即将两架正在起飞的“台风”式战斗机打成了火球,接着,其他的德军飞行员急忙跟随第一批战机加入了战斗。德军在机场上空的编队是如此地密集,以至于两架Fw  190在空中相撞并悉数坠毁。当加拿大空军第440中队堆放的炸弹爆炸时,气浪几乎把来袭的德军飞机从天空中吹了出去。德军飞机的飞行高度是如此之低,以至于地面上操作40毫米口径“博福斯”防空速射炮的炮手们无法瞄准它们。
008.jpg
英国皇家空军部署在诺曼底地区的40毫米口径“博福斯”防空速射炮,照片摄于1944年
  在这次空袭中,德军仅有5架飞机被地面炮火击落,另有19架飞机受伤。参与这次空袭的德军飞机数量较多,原因之一是实际上分派去攻击附近沃尔克尔(Volkel)机场的德国空军第6战斗机联队的一部分兵力偏离了航线,并错误地袭击了埃因霍温机场,恰好第3战斗机联队也同时抵达了战场。德军共有60架飞机联合发起了这次攻击,其中15架损失,但他们将44架皇家空军的飞机摧毁在了地面和空中,另外还给60多架飞机造成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3 | 显示全部楼层
天空中的大屠杀
盟军在比利时库洛特(Le  Culot)郊外设有两座机场,一座是博弗尚(Beauvechain)机场,另一座是库洛特东(Le Culot  East)机场。自1944年10月份以来,美国陆军第9航空队下属的第373战斗机大队和第36战斗机大队一直使用博弗尚机场,这座机场已成为这两个中队装备的可怕的P-47“雷电”战斗机的基地。装备P-51的第363战术侦察大队则部署在库洛特东机场。
007.jpg
晴朗的天气下,美军飞行员驾驶的P-47等战斗机享有巨大的空中优势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4 | 显示全部楼层
  德国空军第4战斗机联队的指挥官是格哈德·米哈尔斯基(Gerhard  Michalski)少校。1944年12月31日晚上,他向手下的士兵们介绍了他们即将要执行的任务。米哈尔斯基少校自信地告诉士兵们说,他希望能摧毁800至1000架敌机。他命令飞行员们在起飞前穿上全套的军服,这样,如果他们被击落并被俘虏,他们将以一种“体面”的形象出现在敌人面前。然后,米哈尔斯基少校也禁止飞行员们喝酒,这样,他们在第二天早上爬上Me 109战斗机时就会显得轻巧、灵活和清醒。
  米哈尔斯基少校指挥的是“底板行动”中最小的飞行编队之一,当他们于1945年1月1日上午8点30分起飞时,只有17架飞机。米哈尔斯基的飞机很快出现了发动机故障,他不得不返回基地,但几分钟后,又有2架迷航的Fw  190加入了该编队,这2架飞机的飞行员与他们之前的编队飞散了。此后不久,美国陆军的防空炮兵击落了4架德军飞机,沃纳·阿内舒柏(Werner  Anetzhuber)二级下士也迷失了方向,并跌跌撞撞地飞到了埃因霍温上空,结果,2架皇家空军的“暴风”式战斗机击落了他。
  德军编队中剩下的飞机一路上麻烦不断,并全部迷航,结果他们最终稀里糊涂地攻击了位于圣特隆德(St.  Trond)的美军机场。尽管米哈尔斯基少校击毁数百架飞机的豪言听起来过于乐观,但德军的突袭确实将10架飞机烧毁在了地面上,还击伤了31架。从一开始,这就是一次艰巨的任务:当天早上出发的19架飞机中,只有1架Me  109返回了基地,库洛特郊外的机场则完全没有受到攻击。不过,德国空军的坏运气还远远没有结束。
  第6战斗机联队是纳粹德国空军建立的最后一批主力战斗机部队之一。该部队的飞行员是1944年8月从打光的编队中抽调飞行员组成的,这些人基本一直在飞Me  109战斗机。由于重新装备了Fw 190,因此他们不得不重新学习掌握这架不熟悉但性能出色的飞机,而且他们几乎没有时间来完成这一切。在赫尔穆特·库勒(Helmut  Kuhle)少校的指挥下,第6战斗机联队在12月31日装备了78架Fw 190和21架Me  109,他们部署在德国西部城市夸肯布吕克、费希塔、比塞尔和代尔门霍斯特郊外的机场。
009.jpg
在突出部战役中被击落的Fw 190战斗机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20-1-23 09:00:15 | 显示全部楼层
  第6战斗机联队的目标是荷兰境内斯巴肯堡、费赫尔和沃尔克尔的盟军机场。德军飞行员接到的指示是,要集中兵力打击停放的飞机和燃料储存设施。1945年1月1日上午8点17分,99架福克·沃尔夫战斗机和梅塞施密特战斗机开始起飞,他们准备打盟军一个措手不及。
  早在1944年10月和11月,英国皇家空军就在荷兰小镇海斯(Heesch)郊外修建了一座新机场,这座机场是皇家加拿大空军第2735战斗机中队和第2819战斗机中队的驻地。自12月6日以来,这些部队一直在执行飞行任务,但德国人错误地认为,从海斯基地起飞的那些攻击机来自费赫尔和沃尔克尔机场。
  上午9点15分,德军机群从海斯机场上空飞过,大多数第6战斗机联队的飞行员都没有意识到下方有盟军的空军基地。英国皇家空军的飞行小队指挥官道格·卡梅伦(Doug  Cameron)急忙驾机升空,并迅速击落3架Me  109战斗机。起初,库勒少校禁止飞行员与拦截机交战,但是当更多的“喷火”式战斗机出现时,他允许部分兵力前去迎战敌军。在随后的混战中,有2架Fw  190和1架“喷火”被击落。由于被意外出现的英国和加拿大战机所迷惑,因此德军编队飞越了费赫尔机场,没有对其进行攻击。不久,德军飞行员被从埃因霍温升起的一团黑烟分散了注意力,后者当时正受到第3战斗机联队的攻击。库勒手  下的许多人将其误认为是他们的目标,并加入了这场空袭。第6战斗机联队的大部分人也越来越迷惑,不过他们仍在继续寻找沃尔克尔机场。
  大约在上午9点30分,库勒少校和仍伴飞在他身边的飞机从西北向东南飞过了海尔蒙德(Helmond)市。这时,密集的防空火力向德军飞机开火了,库勒少校被击中阵亡,他的飞机也坠毁并炸成了一团火光。在同一处高炮阵地的精准射击下,又有2架飞机被击落——这些炮手正在保护位于海尔蒙德市以东的另一条新飞机跑道。几名德军飞行员将这座机场误认成了沃尔克尔机场,第二天早上,德军的第二波编队空袭了这个错误的目标。然而,在尚未完工的着陆场上几乎没有飞机,盟军的空中力量在这次空袭中受到的损害很小,而前来攻击的德军却又被密集的防空炮火击落了2架飞机,另外还有5架飞机被一些经过的“暴风”式战斗机击落。
  德军的攻击部队始终未能找到沃尔克尔机场,而越来越少的油量最终迫使他们返回了基地。在对埃因霍温和海斯机场的错误空袭中,第6战斗机联队损失了16架飞机,外加无可替代的飞行员。几天后,德军指挥高层将该联队从西线撤出,并于1945年2月将其转移到了东线战场。
  装备P-47和P-51战机的美国陆军航空队第352战斗机大队和第366战斗机大队已于1944年11月底转移到比利时阿希村外的一个小型机场,该机场距离前线只有10分钟的飞行时间。这座机场简陋又狭窄的简易跑道上总是有飞机起落,其对盟军而言很重要。因此,这是当天德国空军攻击的另一处主要目标。
  1945年1月1日上午6点30分,霍斯特-古纳特·冯·法松(Horst-Gunther von  Fassong)上尉向第11战斗机联队的飞行员们简要地介绍了他们的目标。他们当中很少有人听说过在阿希村外的机场,但冯·法松上尉明确表示,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目标,打掉这个目标对整个“底板行动”的成功至关重要。早上8点刚过几分钟,61架Fw  190和Me 109战斗机开始从威尔豪森、大奥斯特海姆和比布里斯起飞升空。
  这一次,德军又在目标识别上遇到了麻烦。冯·法松上尉指挥的第11战斗机联队中,有将近一半的飞机错误地袭击了奥弗芬(Ophoven)郊外的美军基地,不过仍有31架战斗机空袭了阿希机场。当德军到达阿希机场上空时,他们遇到了两个飞行小队的“雷电”,另外还有12架“野马”,这些飞机当时正准备起飞去执行自己的任务。美军飞机保卫了自己的基地,他们打爆了21架德国飞机,自身仅损失了11架。这是“底板行动”中又一次代价高昂而未能取得成功的攻击。在“底板行动”期间,还将发生更多这样的情况。
013.jpg
“底板行动”态势图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sitemap|联系站长|版权说明|小黑屋|Archiver|手机版|CHNJET喷气俱乐部 ( 京ICP备15028347号-2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0937号 )

GMT+8, 2020-2-18 23:58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